「曹大人,可有去過聖手堂看過?」黎若忽然出聲問道。

曹金搖搖頭,一接到季寶兒要來知府狀告黎若,就急急忙忙找人去把黎若帶來了,哪有時間去聖手堂一看。

「和我的黎氏理療館是否一樣,不是聖手堂的人說了算的。」黎若笑了笑,「我之前一直說你們是模仿的理療館,如今聽來,范夫人和許大夫都是很肯定,聖手堂裡面的設備,以及治療的手法都與我理療館一樣。」

「這個一樣要如何評判,難道不應該讓我們親自看看嗎?」黎若扭頭看向許勤,「若是不一樣的話,你們也就沒有理由,將范二公子的死,強行怪罪在我理療館身上了吧。」

許勤還想說什麼,就聽見曹金下令,「去聖手堂看看。」

很快就有衙役,帶著黎若、許勤和季寶兒一起,前往聖手堂。

聖手堂現在都已經貼上封條了,曹金讓衙役去撕開,然後打開門進去。

曹金是去過理療館的,還不止一次,此時看到這聖手堂啊,果然和理療館一模一樣。

一進門的大堂,以及裡面的布局,收銀台和葯櫃,幾乎沒有一丁點兒改變,不知道的走進來還以為是理療館的第三個分店。

就連黎若也不得不承認,光是看外面,聖手堂和理療館真的很像。

就連外面掛的門匾,底色和樣式都幾乎是一樣的。

只是黎若的牌匾是自己寫的字,他們模仿不來罷了。

「這真是一模一樣啊。」曹金一間一間治療室走進去看,裡面的熱室也是一樣的,放了凳子,木板床。

黎若卻立刻發現了不同。

梧桐自然也是跟了過來的,黎若還沒說話,她就已經發現了。

「曹大人,這個聖手堂分明與我們理療館不一樣!」梧桐喊道,理療館前期的事務都是梧桐和桑梓打理的,在走進這聖手堂的時候的確沒有發現什麼不妥的地方。

但是在治療室,這裡的味道,不一樣!

黎若看了一眼梧桐,不錯,觀察仔細。

「哪裡不一樣?」許勤喊道,「分明就是一樣的,你是黎若的婢女,自然是偏幫她!」

季寶兒也應道,「曹大人,這個梧桐說的話並不可信!」

「曹大人,若是不信,可以到我們理療館的治療室一看究竟!」黎若說道,「我們理療館的治療室,的的確確和這個聖手堂的不同。」

而且黎若在看到聖手堂的治療室之後,大概猜到了,范鴻是怎麼死的。

曹金點點頭,「走,去黎氏理療館。」

一行人又出發前往理療館,而季寶兒則有些氣憤。

黎若心裡不禁更是好奇,這個季寶兒,自己的兒子范鴻剛死,怎麼不但不見悲傷難過,不在家操持白事,就連報官也要親自出場。

這要去理療館,也緊緊跟著過去。

黎氏理療館沒有貼封條,裡面還是有許多的病人在等著。

見到曹金一行人進來,各個又是一陣新奇。

這理療館怎麼老是把曹大人給叫來了?

他們為了方便,去的是理療館的分店,這裡與那聖手堂更為相似,因為沒有後院。

「曹大人,你看看,這才是我們黎氏理療館的熱室布置。」梧桐打開黎若原本候診的治療室,由於她不在了,裡面的學徒也都去了盧樂的治療室學著,如今是空無一人。

曹金抬腳進去一看,倒是沒發現什麼問題。

「黎若,你這裡和聖手堂不是一樣的么?」

季寶兒也忍不住出聲,「可不是,我看也分明就是一模一樣!」

黎若早在到黎氏理療館的時候就注意著季寶兒的一舉一動了,尤其是她的目光,看著理療館的時一時貪婪,一時厭惡,有時候更是看向梧桐去,隱約有些狠戾的樣子。

看來這個季寶兒不是針對自己,而是為了理療館而來的。

「不一樣的。」黎若說道,「范夫人,你可記得聖手堂熱室里加熱的東西是什麼,你在仔細看看我這理療館,是如何加熱的?」

黎若細白的手指指向角落的一個桶狀物。

裡面放著黑黑的石頭,上面罩著一個鐵的鏤空蓋子,正在滋滋的冒著熱氣。

而這熱室里的熱氣,就是從這個桶里散發出來的。

「不就一樣的嗎?」許勤喊道,「就是把水淋石頭上!然後就會熱了!」

「是啊。」黎若說道,「但是你可知道我是什麼石頭?」

許勤心裡咯噔一下,這還有什麼石頭之分?看樣子只是大一點的鵝卵石啊。

「這是火山石。」黎若淡淡的開口,為了拿到這火山石,她求了慕容熙好久,才同意派人去找。

稀有的很。

黎若之所以非要用火山石的原因,是因為它吸熱快,散熱慢,又耐高溫,非常適合這個熱室。

這裡基本上就是仿照現代的桑拿房做的,所以燒熱的火山石放在屋裡,淋上一把水,水蒸氣起來就會讓人大汗淋漓,而這個瘟疫的治療條件,就是要提高外界溫度。

所以這熱室的作用可謂是發揮的恰到好處。

而她之前一直說的,等瘟疫治療好了就改造理療館也不是說說而已,在現代,汗蒸,桑拿是人們的一大休閑娛樂之一,還可以疏通經絡,一直很受歡迎。

黎若就是想把理療館直接改成桑拿房的。

「許大夫,你是了解我理療館的構造,但是你卻沒有仔細研究,我用的到底是什麼東西。」黎若的眼神變得冰冷,「就憑你在熱室里放上一個燒木炭的盆直接燒著石頭,能不死人嗎?」

曹金等著許勤,「許勤,黎大夫說的可是真的?」

黎若心裡嗤笑,這個曹金,可真是會見風使舵,本來叫自己名字,如今又稱呼自己是黎大夫。

許勤臉上毫無血色,想不到竟然是這一步出了問題。

他環顧四周,似乎要找什麼人。

「許大夫,你是在找教你怎麼做聖手堂的人嗎?」黎若立刻明白他的意圖,這裡是二店,這個許勤在二店裡張望說明那個人是在這裡。

而這裡的大夫一直以來只有孫淼,盧樂和自己,直到前幾天才來了六個學徒。

黎若眸子暗了暗,莫非是這六個學徒中的其中一人?

In the event you liked this post as well as you would like to be given more information with regards to 「裡面的門門道道不少,你去了幫不上忙,反而累到你,我才沒有告訴你。」 – 娘子萬安 i implore you to check out the web-page.

Interacciones con los lectores

Deja una respuesta

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.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