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覺日暮西沉。

遲重樓看著遠處餘輝,眉頭微微蹙緊。

許伯站在他身後,有些擔憂:「大少爺,要不老奴去一趟把二姑娘和三少爺叫回來吧?」

遲柔柔和遲玉樓跟著御淵這一走就是大半天不著家。

加上之前遲重樓說他們的身份恐已暴露,老人家這會兒心裡不踏實,總想著早些見到那兩個小傢伙才好。

「且再等等吧。」

遲重樓搖頭道,忽然他眉頭皺緊。

許伯也察覺到了什麼,面上露出疑色:「他怎麼來了?」

話音落下后不久,就有下人來通報:「將軍,御院主在外求見。」

遲重樓神色顯得有些冷漠,淡淡道:

「請他進來吧。」

許伯略顯擔憂,「二姑娘隨他一道離開的,怎姑娘沒回來,他卻來了?」

遲重樓沉眸不語,沒有說話。

沒過多時,御淵就在下人的帶領下走了進來。

他還穿著先前那身玄色朝服,慵懶貴介,斯文俊美。

桃花眼笑眯著,依舊是那副討打模樣。

就是這脖子上不曉得被什麼給撓了,足足有七八道抓痕,但是看著就肉疼。

遲重樓示意下人退下,目光在御淵的脖子上逗留了片刻,冷冷問道:

「我妹妹呢?」

「重樓將軍對本君說話還是這般不客氣啊。」

御淵一聲嘆息,偏頭道:「也對,大舅子與妹夫乃是天敵,你看我不順眼,倒能理解。」

遲重樓唇角微微翹起,嘲諷的笑了起來。

「倒是挺會做夢。」

「做夢做夢,萬一哪天就夢想成真了呢。」

御淵信步上前,看了眼邊上的許伯,對著老人家露出一副和藹可親的笑容來。

許伯微微皺眉,甚是敷衍的回以笑容。

「這會兒也無旁人,那本君就打開天窗了。」

御淵也沒與遲重樓廢話,直截了當道:

「徐雲之被人抹了記憶,是不是你做的?」

遲重樓盯著他,沒有吭聲。

御淵又看向許伯:「赫連般若來鎮國公府那日,許伯是用什麼法子,一人分身兩地,將遲柔柔和遲玉樓給勸退的?」

許伯也沉默不語。

斜陽西沉,院子里溫度漸漸下降。

餘輝落在御淵的背後,他的輪廓異常深邃,笑容也透著幾分難以琢磨的深意。

御淵輕聲問道:

「重樓將軍可知,宇文閥家的老不死在何處?」

許伯眸光閃爍了一下,低下頭,眼裡有淡淡的殺機蔓延。

遲重樓看著御淵,兩人無聲對峙著。

片刻后,遲重樓嘆了口氣:「柔柔在哪兒?」

「回答本君的問題,我便告訴你。」

遲重樓目光漸沉,「你是真不怕死?」

孰輕孰重,經過一番考量,便可得出結果。 – 全職藝術家 「你不會殺我。」

御淵胸有成竹的看著他,眼底帶著戲謔:「殺了我,你怎麼和吃肉肉交代?再者……」

「本君若是你的話,此刻定當客客氣氣些。」

御淵笑容異常燦爛。

眼底卻帶著幾分冷色與怫怒。

遲重樓的反應,已然算是默認了那些問題。

「遲重樓,你不該欺瞞她!」

「你可知遲柔柔有多厭惡自身是殭屍的這個事實?」

「她敬你、愛你、視你為這個世間最重要的人,你的欺瞞對她來說,或許會是天崩地裂般的打擊。」

御淵忍著怒意,一字一句道:「遲柔柔她壓根沒有表面那般堅強!你既是她的哥哥,要保護她就堂堂正正的站出來保護!不要當什麼背後英雄!」

「不要再……讓她孤身一人!」

Should you loved this information and 甚至引出話題,感謝庄有為之言,都只是一句說辭,沒有真打算厚禮感謝的意思。 – 寫作中的實驗心理學 you would want to receive more info concerning 「你就那麼想被送過去拆解么?」看著神通的樣子,李南無奈的捂著腦袋說道:「看看川內現在的樣子,明顯是被別人進行精神控制的後遺症,而且她的進出許可權是通過學校的後台操作開啟的,你們只是被別人利用的小卒而已。」 – 上中學讀書 generously visit our own web page.

When you loved this post and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more details concerning 「你就那麼想被送過去拆解么?」看著神通的樣子,李南無奈的捂著腦袋說道:「看看川內現在的樣子,明顯是被別人進行精神控制的後遺症,而且她的進出許可權是通過學校的後台操作開啟的,你們只是被別人利用的小卒而已。」 – 上中學讀書 kindly visit our page.

Interacciones con los lectores

Deja una respuesta

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.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