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湖上的規矩,江湖人知道,既然是曆言澈定下的規矩,金時宇也不會蠢的去打破,他剛才這麼一說,是想看看曆言澈對他們的合作有多少誠意,畢竟在江城,他的確需要曆言澈的勢力。

“我們接下來就談談,曆先生想要合作的事吧!”翹起的腿繼續吊兒郎當,金時宇一笑,開口。

兩個人的事情兩個人是說,同一時間閃開的隨從,只剩下兩人留在大廳,面具下的臉轉動,像是在觀察這個大廳。

“曆先生可以放心,在別處我不敢保證,但在這裡,我敢保證絕對安全,只是我現在所好奇的是,曆先生要和我合作什麼?”

“沐念。”

一聲無言。

安靜的大廳頓時變得安靜下來,曆言澈兩個字,金時宇眯起眼睛,盯著對面的人,隔著面具看不到他的真實表情。

如果說人有弱點的話,沐念就是金時宇的弱點,而如今這個名字從曆言澈的嘴裡吐出,他到底是什麼意思。

“金先生不用著急,我來找金先生的確是有關沐念的事情,但是請金先生放心,在這個世界上,我誰都能動,唯獨她我只會去|寵|,而我今天來這裡,是因為我知道金先生喜歡沐念,既然是大家喜歡的人,我希望在接下來的日子裏,金先生能陪著她。”

“為什麼是我?楚臨風才是她老公,更何况曆先生這麼直白的說出自己感情,難道不怕我利用他威脅曆先生嗎?”

“你不會!”曆言澈斬釘截鐵,金時宇眯起眼睛。

對面的面具下看不到的臉,金時宇不清楚這個人在想著什麼,但是就目前來看,他也是喜歡沐念的,看樣子這場戰爭不是只有他和楚臨風,現在又多出了一個人物,突然之間覺得,戰爭才剛剛開始而他喜歡這種感覺。

眯著的眼睛變成了金色,這是代表金時宇發怒的前兆,但他眼底的笑,卻表示著他很欣賞。

微微的一笑,金時宇淡然開口,”曆先生讓我保護沐念,但據我所知在沐念身邊最受威脅的就是曆先生了,只要曆先生不傷害她,我想她不需要保護。”

“也許吧!”曆言澈向後一靠,面具下的臉像是回以似的,一笑,”但是那個冒失鬼總是會給自己招來麻煩,所有還是想麻煩一下金先生了。”

這個話題越聊越不對勁,金時宇都開始懷疑曆言澈進來所來的目的了,如果真的只是因為這件事情,就算是曆言澈不說他也會護好沐念,畢竟那是他的心,那是他所有跳動,但今天曆言澈卻多此一舉的來說這件事情,這就讓有覺得匪夷所思了。

眯起的眼睛打量曆言澈,曆言澈唇角的笑一直流轉,迎上金時宇打量的目光,沒有閃躲。

“少爺,搞定了。”

耳邊的耳線麥傳來一句話,微笑的唇|瓣收起,曆言澈放下杯子,”我要說的事情都說完了,還請金先生費心一下,天色不早了,我就不打擾了,告辭。”

站起的身,不等金時宇開口曆言澈推了出去,站在門外的人打開車門,曆言澈上車後閉上眼睛,”都弄好了?”問道。

“都能好了,今晚那些東西就能下地獄了。”

“很好。”

If you loved this short article and you would certainly such as to receive additional facts regarding 「同意!」 – 詭秘之主 kindly go to our own site.

Interacciones con los lectores

Deja una respuesta

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.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