眾人如今在永樂殿,自然是相當捧場,一個個的還未拿到東西,就開始誇讚。

明昭儀被司婉棠提到,機靈的接過話來。「可不是嗎?之前臣妾跟著賢妃娘娘去御花園裡轉轉,這滿園子的花,都不及賢妃娘娘身上香。引來了好多蝴蝶,繞著賢妃娘娘轉,可有不少姐妹都看著了。」

yoopu.me賢妃掩著嘴輕笑,「你可真是誇張了,不過就幾隻蝴蝶,也被你說成好多。」

「比起賢妃娘娘來說,我們可一隻蝴蝶都吸引不了。」明昭儀笑道,看向在一旁默默喝水的黎若,「黎長老的醫術高明,又才華卓然,能送與我們的,肯定都是好東西。我們興許見也沒見過呢!」

黎若放下杯子,客客氣氣的回著話,「明昭儀讚譽了,我不過是閑來無事搗鼓出來的東西,算不得太好,只是在臉部護理起到些作用,能稍微幫助臉上的皮膚好一些或罷了。」

眾人當場愣住,都不知道黎若這是真的還是胡說八道。

這能讓臉上的皮膚更好,這麼神奇的東西,怎麼會這樣輕易拿出來?她們都是女人,又是在皇宮裡,最要緊的就是這張臉。她們每日塗上脂粉,就是為了能夠顯得更加美麗一些。

而黎若竟然說有辦法幫她們變得更好?

丁香這時候正好帶著一個宮女提著東西進來,「小姐,東西拿來了。」

黎若點了點頭,讓她放在桌子中間。

看著眾人的眼睛都黏在了那兩個籃子中間,黎若笑了笑,說道,「由於我做了好幾種純露,每一種的功效都不太一樣,所以我會盡量根據大家的需求,給大家匹配。」

眾位妃嬪自然是急忙點頭應好。

她先從李容嫣開始,拿出一瓶玫瑰純露來,放在她的桌上,「娘娘皮膚好,只需要稍作補水便可。」

李容嫣有些詫異,想不到自己也有。

「這次入宮的時候帶過來的,倒是一直沒時間忘了給娘娘。」黎若解釋道,「現在倒是方便,一起給了。」

李容嫣笑道,「你何須與我解釋,只是想到以前你曾告訴我,這女人懷了身孕,許多東西不能用。我這才有些驚訝。」

「娘娘放心用就是了。」黎若笑道,「能給娘娘的,絕對不會有害。」

這句話對在場的人來說,是解釋,對李容嫣來說,是保證。

眾人不知道心裡在想什麼,但是都信了她的話。

黎若讓丁香將她扶起來,一個個的走到幾個妃嬪面前,端詳著她們的臉,「失禮了,只是為了更好的給娘娘們挑選合適的純露,所以要看得仔細一些。」

若是以前,她們肯定不願,還是破口大罵。但是現在每個人都乖乖巧巧的做好,等黎若來「檢閱」。

這一輪下來,黎若基本給她們每個人都分發了純露,只有一個人,暫時還未拿到。

因為黎若沒想到這後宮中竟然會有人長了這麼許多痘。

「丁美人,我這兒暫時沒有合適你肌膚的純露。」黎若有些歉意,「等改日我沐休出宮了,再帶來與你吧。」

丁美人其實有些不情願來的,但是她和韋才人住一起,在韋才人的再三邀請下,才出來。

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,剛入宮的時候,她臉上光滑的很,不知為何就慢慢成了這個模樣,於是她只能每日都擦厚厚的脂粉,來掩蓋臉部的問題。

誰知今日竟然碰上黎若要送她們純露,丁美人猶豫了很久,本想拒絕的。可鬼使神差的抱著希望讓黎若看看,可是當黎若說沒有合適她的純露時,她整個人尷尬的想挖個洞把自己埋了。

十分後悔自己要跟過來永樂殿,也十分後悔自己抱著的希望。如今她覺得每個人都在暗自嘲笑自己,就連黎若說出宮后再拿過來給她,也覺得是假的。

她咬著牙齒,「不用了,黎長老。我這張臉什麼都救不了的,就不勞煩黎長老了。」

黎若被她忽然的冷淡弄得愣了一下,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敏感心理。現在的人多,黎若也沒有辦法讓她卸妝了給自己看看,說道,「到時候拿進來了,我再告知你。」

丁美人只當黎若是在眾人面前不好意思不給她見禮才這麼說,想到自己的位份低,也就不再反駁黎若了。

黎若見她沒有拒絕,這才笑了笑。

「各位娘娘回去用過後,不管覺得好與不好都歡迎告訴我。」黎若朝眾人說道,「後續我也好在做調整。」

司婉棠作為眾妃之首,起了帶頭作用,「黎長老給的,自然是好用的。又何必如此謙虛?」

眾人紛紛附和著。

黎若只是輕笑著,並不多話。

忽然想起什麼事來一般,讓丁香附耳過來問道,「秦琅還沒來嗎?」

這小聲說話的姿態眾人看得清楚,都安靜了下來。

丁香亦是低聲說道,「已經到了一會兒了,我讓她去偏殿等一會兒。」

黎若點了點頭,「好。」

她朝眾人說道,「今日各位娘娘過來,我其實十分歡迎,只是我該換藥了,請了醫女過來。」

黎若受了傷人盡皆知,一聽說要換藥,眾人都明白了。

司婉棠率先起身,「黎長老這傷可不能拖,我們來了也有好長時間了,就不打擾黎長老了。」她看向李容嫣,問道,「容嬪可要與我們一同走?」

李容嫣在青芽的攙扶下起身,說道,「賢妃娘娘,臣妾還想與小若說一會兒話,待會兒再回去。」

由於司婉棠是知道李容嫣和黎若關係好的,所以也沒有懷疑什麼,只叮囑了幾句。

「那你可要好好保重身子。」司婉棠看著她的肚子,眼裡有些羨慕卻並無妒忌之色,「可莫要累著了。」

「是,娘娘。」李容嫣微微福身行禮,「有勞娘娘關心,臣妾恭送娘娘。」

「不用送了,好好休息。」司婉棠這才帶著眾人離開了永樂殿。

黎若的臉一下子垮了下來,笑了這麼久臉都笑僵硬了。

「娘娘隨我來。」黎若挽著李容嫣往偏殿去,「秦琅已經到了,現在就開始施針吧。」

If you loved this report and 羅猛只好快速的後退,將龍槍直接扔在了地上,插入了大地之中。 – 文學怪獸 you would like to receive extra data about “該死!” – 繁體中文小說 kindly check out our own web site.

Interacciones con los lectores

Deja una respuesta

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.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