譚暮白的話隨著忽然變成雪花屏的畫面,徹底消失在陸勵南的耳畔。

陸勵南良久都沒有回過神來。

他身邊的隊員馬爾科輕輕問他:「陸?」

陸勵南回過神來,倉促之間,心中絞痛的感覺驟然加劇,不自覺地痛呼了一聲,抬手捂住了胸口。

「你怎麼樣?」

馬爾科上前扶住他。

陸勵南捂住嘴,將湧上喉嚨的血腥液體咽下去,擺了擺手:「沒,沒事……」

馬爾科皺著眉,有些不安:「加文少將留在你身上的傷,你還是看一下吧……」

「沒事,不用擔心。」

他當日從米拉其出來,還能得到加文·希里亞的幫助,本身也是屬於虎口求生的選擇。

自然沒法全身而退。

在加文·希里亞的手裡吃了點苦頭。

不過,比起舊傷來,如今的一切,更讓他措手不及。

他直起腰,問馬爾科:「我們留守的人為什麼會被抓走?」

「應該是離開的時候就被人跟蹤了,但是我們沒有發現,」馬爾科回答,「他們雖然一直沒有動手的意圖,但是忽然之間又改變了主意。」

陸勵南垂了垂眼睛:「江辰為了讓我引我入這個進退兩難的局,也真是用心良苦。」

江辰為了讓他在譚暮白跟幾個隊友之間做選擇,不惜抓了這麼多人過去設局。

這些恐·怖分子的想法,真是讓人覺得噁心。

「陸隊,您打算怎麼做?」

「看江辰的下一步動作,以解救……」他說到這邊的時候,聲音驀地頓了一下,接著才道,「以解救楊逍等隊員為重。」

馬爾科聽見陸勵南這個命令,霎時一怔。

像是有點不相信陸勵南會做出這樣的決定來一樣,急忙開口:「陸隊,你這個決定是不是做的有些倉促?再好好斟酌一下吧……」

「不用了……」

陸勵南拒絕了馬爾科的提議。

馬爾科還想再勸,卻被陸勵南抬手打斷了:「我已經想得很清楚了。」

……

被截斷通訊了譚暮白,在通訊結束之後,將目光放在了江辰的臉上。

「你的奸計得逞了。」

江辰微微笑了一下:「這不是很好的決定嗎?陸勵南從大局著想,保全了更多的人。」

譚暮白將視線從他臉上挪開,垂下了眼睛。

彌茵在江辰的身邊,問他:「要現在把她轉移走嗎?」

「不轉移。」

江辰的話冷定陰森。

彌茵一愣:「現在不轉移,之後可能就不容易轉移了。」

「為什麼要轉移?」

江辰側頭,不滿的看彌茵。

彌茵從江辰的眸光眼神之中,猛然明白了過來:「您真的打算殺了譚暮白?」

江辰斜勾唇角,驀地笑了:「是。」

「但是譚暮白活著的話,對我們又很大的幫助,我們……」彌茵倉促出聲,想要保下譚暮白的性命。

江辰擰眉,打斷他的話:「身在曹營心在漢的人,留下也沒有用,不如就讓她死在這裡,這樣,既解決掉了一個所有人爭搶的寶貝,又能讓陸勵南記住跟我斗到底是什麼下場。」

是,他改變主意了。

譚暮白因為研究出T9病毒的特效藥,所以稱為蘇依拉地區每個組織都覬覦的重要人物。

這樣的人就像是一座醫學寶藏。

不管是誰得到她,都能獲取巨大的利益。

可是,同時也會因為得到了她,而成為其他組織狙擊的目標。

稱為眾矢之的。

既然如此,那就把這個是寶藏又是麻煩的女人殺了。

他不要,別人也休想得到。

If you have any type of concerns concerning where and 一片明亮的火焰忽然在天空中炸開。 – 天啟預報 how you can utilize 當然雷正可不是非要什麼底薪低能的職位,而是他自己缺少那麼點自信心,還有不希望給趙詩楠添加麻煩。 – 上中學讀書, 「哎呵呵,這主意好……好什麼好,同事找我肯定有急事。」杜鵑有些犯猶豫。 – 小說中的人性論 you could contact us at the web site.

Interacciones con los lectores

Deja una respuesta

Tu dirección de correo electrónico no será publicada. Los campos obligatorios están marcados con *